华中师大老校长章开沅学生骂大学骂得这么厉害我没有想到

治学不为媚时语,独寻真知启后人。——章开沅

12月8日晚上,网上流传出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给员工的公开信。张正平在信中表示,遗憾加抱歉的是,没有带着大家把淘集集做成,接下来,淘集集会成立员工善后处理小组,跟进大家的离职办理、社保问题解决、个人物品拿取等各项事情。从这封公开信中可以看出,淘集集在11月28号支付宝账户被冻结,即淘集集所有账户都已被冻结,使得员工11月的工资没有发出,11月社保也无法发出。张正平在公开信中表示:“哪怕最差的结果走到破产清算,资金也是优先结算员工工资。”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章开沅:现在看来,大规模的院系调整主要有两个问题:一个就是搞苏联模式,过分专业化,连课程都单一化;再一个问题就是把一些好的教会大学、私立大学完全收编为国有,而且将原有的公立大学也打乱了,北大、清华这样的都变成了专业性大学。旧传统完全断掉了。八十年代刘道玉教授在武汉大学搞得那么有声有色,我是非常敬重他的;但是老实说,他的做法不稀奇,学分制啊、转系啊等等,哪个是刘道玉自己发明的呢?都是老大学固有的东西,我上大学就是这么过来的。

章开沅:真正的学者要具有超越世俗的纯真与虔诚。工作对于他们来说,奉献更重于谋生,其终极目的则在于追求更高层次的真、善、美。惟有如此,才能不趋附、不媚俗、不出违心之言。我经常引用的一句诗是“治学不为媚时语,独寻真知启后人”,要保持独立的学者人格,学术不是求名求利的私器。现在一些学者在学术上的堕落,抄袭还不是主要的,学术品格的堕落,才是更大的问题。学风是世风的反映,学风又应成为世风的先导。学风随世风堕落,随波逐流,乃至同流合污,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我们现在还有大学精神吗?

这并非耸人听闻。社会良心主要在大学,人类文明危机的问题,一些社会沉沦问题,都需要教育工作者匡谬扶正,形成强大的、正义的社会声音。大学要明辨是非,坚持正确的,反对错误的,以自身的良好行为体现道德规范。大学要以正确的舆论影响社会。

章开沅:首先教育行政主管机关需要反思。那一套指标体系,所谓量化的、刚性的指标体系,把底下逼死了。过去也不是没有这样的问题,相对来讲,要少得多。现在为什么这么多,这么严重,而且累积不改呢?教育改革首先要改革教育管理方式,一是要回归大学本位;一是要回归教育本位。

除手机、平板和电脑以外,华为终端明年全线搭载鸿蒙系统

本报讯(记者杨明清 通讯员李冉)近日,青岛市政府新闻办发布《中共青岛市委青岛市人民政府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全市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实施意见》,针对青岛市教师队伍建设改革存在的痛点、堵点等问题,给出了实招、硬招,明确幼儿园、中小学和中等职业学校年度公用经费预算总额的5%用于教师培训。

据了解,《消费品召回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将消费品定义为“消费者为生活需要购买、使用的产品”,这意味着,电视机、空调器、电冰箱、洗衣机等大小家电、厨电等全部家电产品将全部被纳入其中。《规定》发布后,如果发现不合格产品存在缺陷问题,则可要求生产企业向全社会进行公开召回。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

特斯拉中国制造Model 3运离上海工厂,首批订单交付在即

经济观察报:您所列举的这些问题,其根源在哪里?

经济观察报:你怎么看那些学术抄袭丑闻?

章开沅:就是海选。选举完就把票收走了,后来就宣布我得票最多。学校觉得奇怪,我更觉得奇怪,当校长是历史的误会,我连系主任都没有做过,最大的“官”是教研室主任。我和教育部谈,当校长可以,每周我要有两天的学术研究时间,不然我不干。教育部也答应我了,当然,后来一忙也顾不上了。那时候的经费没有现在这么多,办学条件很困难的,但是办学的大环境、办学的自主性比现在好得多。当校长六年,我没有参加过教育部一次大学校长会。我说我太忙了,有的时候是书记去,书记不去我派副校长去。那时候教育部也没有哪一个说我对教育部不尊重,像我这样的人还容纳得下来。那时大家对教育部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没有太多的忌讳。上面让我干什么,我觉得可以就做,觉得不可以就让底下的人去应付。

经济观察报: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大学教育是否应该以市场为导向?你认为大学教育应该以什么为导向呢?

家电召回有新规:《消费品召回管理暂行规定》1月实施

此前,特斯拉已被列入符合政府激励措施的电动汽车名单,并被官方批准在中国境内销售和交付其汽车。 特斯拉车主Jayin Shanghai日前参观了这家中国工厂,并发布了几张汽车拖车将中国制造Model 3运出工厂的照片。

一位百度无人车员工告诉36氪透露,合并的策略是将智能汽车事业部的技术和业务分拆,“技术部分整合进自动驾驶事业部,业务部分还保留。”因此,合并后自动驾驶事业部的新组织架构包括3个部分:自动驾驶技术部、智能汽车业务部、智驾地图业务部。同时,百度也将车路协同业务升级为独立部门,成立智能交通业务组。”

我不悲观,不失望,寄希望于青年。历史学家看过的东西太多了,经历的事情太多了,一个最重要的醒悟,就是各种事物特别是社会的发展都是经过各种曲折、各种坎坷,甚至大起大落,但最后总是往前走的。我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学者跟利益结合了,用自己的学术工作来追逐私利,好像也可以显赫于一时,但他们不能持续于长久。一个人要有自己的道德底线。

昨日,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在“HUAWEI Talk主题分享”会中为现场观众带来了一场关于EMUI10的公开课。他透露,明年华为除了手机、平板和电脑,其他终端产品将全线搭载鸿蒙系统,并在海内外同步推进;鸿蒙系统的全面开源也将在明年8月正式开放。

后来我做了大学校长才体会到,历史上那些著名的大学了不起,尤其是那些著名的大学校长们真了不起。他们当年的办学条件比我们差,困难比我们大,可以利用的资源比我们少,却能把学校办得各有特色,并且培养出一批又一批优秀人才。所以,在人们的心目中,一所名校往往与一位或几位校长的名字紧紧联结在一起,如北京大学与蔡元培、清华大学与梅贻琦、南开大学与张伯苓、浙江大学与竺可祯、金陵大学与陈裕光、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与吴贻芳等。

章开沅:当时办学强调政治思想教育为主,像办党校一样办高校,真正的学科建设谈不上。在一次大会上我把这些意见说出来了,结果被批判为“否定党的教育路线”。那是1950年,后来我一直戴着一顶摘不掉的“世界观没改造好”的帽子。

经济观察报:您怎么看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大规模院系调整?

章开沅:当然需要。但是无论从哪方面说,都不能以牺牲整体质量为代价,否则教育即令转化成庞大的产业,也只能沦为高成本、低效益的泡沫。不幸的是,高等教育开始进入新一轮“大跃进”,大学成为重灾区。紧接着又是在“跨越”号召下出现弥漫全国的“升级”狂热。中专升为大专,大专升为学院,学院升为大学,其实好多学校根本不具备升级条件。许多正规大学也不安于现有定位,甚至连“教学型与研究型”这样的双重身份都不满足,一定要往“研究型综合大学”蹿升,而已经具有“研究型综合大学”特殊身份的所谓“985”大学,又纷纷向“世界一流”狂奔。

教育要作为先导,不仅是世风的先导,还要作为社会改善的先导。现在就是过分强调了学校服务于市场,服务于社会,但没有考虑这个社会是不是健全的。学校除了要参与改造社会,还要掌握社会最需要的导向。我总认为,大学不要自己把自己贬低了,变成了市场的雇佣、社会的跟班。

经济观察报:从简历看,您是金陵大学的肄业生?

据国外媒体报道,日前芝加哥律师事务所FeganScott对苹果和三星提起诉讼,称两家公司发布的智能手机射频辐射水平“远远超过联邦限制”。据报道,这起诉讼的起因可追溯至今年8月份,当时《芝加哥论坛报》对主流智能手机的射频辐射水平进行了调查,发现一些型号的iPhone手机射频辐射水平超出了可接受范围。

芝加哥律师事务所:苹果和三星手机辐射超标

百度无人车两大核心事业部合并,明年量产1000辆无人车

创始人离开后,WeWork首席技术官也证实离职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正式审议通过了《消费品召回管理暂行规定》,并将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包括家电在内的家庭日常生活中购买使用的消费品,均受到这一规定的制约,相关缺陷产品面临生产者必须要召回的强制规定。

36氪从百度内部、行业知情人士等信源获悉,百度正在对IDG事业群(智能驾驶事业群组)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推动智能汽车事业部(L3)和自动驾驶事业部(L4)两大部门合并,以实现技术资源整合和人员成本优化。

章开沅:我认为大学校长更应该对学校负责、对学生负责、对老师负责,而不是只对上负责。我一直主张“以生为本”,把学生看作教育的根本。教育离开了学生还讲什么呢?我从来都认为老师要把自己的位置放正,把学生放到很重要的位置上。一句话,就是相互依存。首先要把学生当作一个人,不是当作一个物。现在讲管理,最大的问题在于用管物的方法来管人,用管物质生产的方法来管教育。教育最重要的是教化,而非想尽种种办法制定繁琐的制度和指标。我提出过这样的意见,上面有些人就讲,没有这套指标,我们如何去管理啊?指标是应该有的,但重要的是,指标要合乎人性,而不仅仅是合乎物性。用管理企业的办法,甚至是生产流水线的办法,来进行学校的管理,这没有不失败的。

淘集集并购重组失败,正式启动破产清算程序

经济观察报:1990年您卸去校长职务,到国外讲学,直到1994年才回国。那时大学有什么变化吗?

2019年以来,青岛市强化“抢人才”意识,全面开展“双招双高”教师引进行动,允许全市中小学、幼儿园到教育部直属6所师范大学自主招聘国家公费师范生,到“双一流”高校招聘优秀毕业生,引进博士研究生等高学历优秀毕业生、省特级教师等高层次人才以及教育教学技能大赛获奖者。今年全年,共招聘签约2019届公费师范毕业生256人,占全省公费师范毕业生总人数的70%;招聘签约“双一流”高校毕业生,获得省级师范类高校毕业生从业技能大赛一、二等奖的优秀毕业生365人。这些优秀人才为青岛市教师队伍注入了新鲜血液。

据外媒最新消息,在WeWork创始人纽曼离职后,该公司首席技术官席尔瓦·饶佳明(Shiva Rajaraman)已经证实离职。对于饶佳明的离职消息,WeWork的一名代表拒绝置评。

明星创业公司淘集集正式走上破产道路。淘集集CEO张正平称,公司并购重组的确失败了,投资人已经签了投资协议,但是在最后打款阶段出现多次拖延;公司各账户被诉前保全,司法冻结,特别是支付宝账户被冻结,使得公司无运营资金;公司按照破产重整、破产清算两条路来走。

据外媒最新消息,印度领先的高端智能手机制造商——中国一加已开始在试点基础上从印度出口5G智能手机。这一发展有助于印度推动本地生产和出口的举措,这也正值印度在部署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方面落后于许多其他竞争对手的时候。

章开沅:我是被选举出来的。当时进行教育改革,教育部派人来主持选举,不记名投票,实际上是民意测验。

经济观察报:所以,您是以一个学者的姿态而不是官僚姿态来治校?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加是首批在全球市场推出5G设备的公司之一,除印度运营商外,它还在印度南部海德拉巴的研发中心测试智能手机和美国和欧洲运营商网络的兼容性。

据外媒报道,载有特斯拉中国制造Model 3的运输卡车日前被发现离开了该公司位于上海的3号超级工厂(Gigafactory 3)生产设施,估计是在前往客户配送中心的路上。

不能用管理企业的办法来管理学校

大学内部的各系也不安于现有定位,纷纷争先把握这个千载难逢的“升级”良机,于是好多系、所上升为学院,个别系还分身为几个学院。有些研究所也不甘落后,自行提升为牌号甚大的研究院。某些“特大”大学由于下属学院太多,校领导管不过来,又在校、院之间设立“学部”,俨然泱泱大国气派。

《意见》提到,适当提高中小学中级、高级教师岗位比例,在中小学增设正高级专业技术岗位。全面实施教职工定工作岗位、定工作量、定工作职责、全员竞聘工作“三定一聘”改革。青岛将教师培训经费列入各级政府财政预算,确保幼儿园、中小学和中等职业学校按照年度公用经费预算总额的5%用于教师培训。

经济观察报:您一直在华中师大工作,是在1984年被任命为华中师大校长的吗?

经济观察报:中国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难道不需要加速高等教育的发展,不需要高等教育向大众教育转型吗?

教育应该首先治疗自己,然后才能治疗社会、治疗全人类。我最寒心的、最痛苦的是,许多大学校长都认为某些教育评估是不好的,但是都不敢讲。明明是办了很大的错事,公开的作假,大面积的作假,败坏诚信,这在教育史上是空前绝后的事。这伤害不是一代人、两代人能够消除的。

一加开始向全球出口印度制造的5G手机

章开沅:说不上,我有自知之明。当时我在学校内部讲,华师是“党委领导下副校长负责制”。为什么副校长负责制?副校长比我能干,他们哪一个都做过很多行政工作,当然由他们负责。校长干什么?我协调他们,集中他们的智慧。

章开沅:校、院、所各级领导更忙,因为“扩招”也好“升级”也好,并无足够的财政拨款,还得“自筹”财源弥补经费不足,于是便想方设法“创收”,乃至变相推销形形色色的 “学历”,以及争招生数额、争项目经费、争科研课题、争学位授予点等等。而各级教育行政机关又设计了繁琐的申报、评审、验收手续,大学领导又有多少余闲精力用于改善管理以期实实在在地提高教学、科研水平呢?高校素质的整体下降已成为有目共睹的事实,而更为严重的是急功近利、弄虚作假造成的诚信流失。我们现在还有大学精神吗?今后大学精神的重建恐怕不是一两代人的真诚努力所能完成。

其次,大学自己也要反省。也不能说什么问题都是上面的,都是社会的不好影响了我们。大学本身就是一种道德精神力量,大学为什么这么容易受到社会上坏的影响呢?尽管现在的主政者已把大学的定位从精英教育改为大众教育,但大学 (特别是著名大学)就整体而言仍然是培养人才的最高学府。因此,大学校园风气的败坏,乃是最可怕的败坏,因为这必将影响一代新人的健康成长。

FeganScott律师事务所获得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认证实验室的帮助,在距离身体0毫米到10毫米的范围内对iPhone 8的射频辐射水平分别进行测试。当相距两毫米时,iPhone 8的辐射水平达到“联邦规定上限的两倍”。在相距零毫米的情况下,“iPhone 8的辐射量是联邦标准的五倍”。

据国外媒体报道,饶佳明于2017年8月带着一份冗长的技术简历加入WeWork公司。在此之前,他在苹果公司待了一段时间。他以前是Spotify的产品副总裁,在此之前在谷歌工作了八年。

章开沅:1946年我进入金陵大学读书。金陵大学是教会大学,那时有一句话“北有燕京,南有金陵”。我没有毕业就参加了革命,1949年随着南下的大军来到武汉,在中原大学教育学院工作,也就是现在的华中师范大学前身。不久我就受到了批判。

我做校长,与其说我是听上面的,不如说我是听下面的。学生会主席都可以指导我。

经济观察报:大学现在很忙,因为学校越办越大,学生越来越多,教师的教学负担也越来越重。特别是年轻教师,为了从助教升为讲师,讲师升为副教授,每年还要达到发表若干论著的所谓“刚性指标”。

章开沅:我不是绝对地反对“教育产业化”,只是反对把“教育产业化”作为最高的追求和目标。因为教育不完全是个产业,也不应该完全成为产业。教育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种国家事业,是人民的一种权利。我不赞成以“教育产业化”为导向。教育有很多东西是不经过市场的,比如德育。市场的需要是经常变化的,今年有这样的变化,明年有那样的变化,学校有自己相对的稳定性。一些是社会的基本需要,像基础专业,不管市场需不需要,都是必须要办的。特别是像文史哲这样一些学科,关系着国民素质、民族素质,甚至于民族精神健康的延续。

多位百度IDG员工向36氪透露,合并的主要目的是集中优势资源,完成IDG明年的核心目标,“这个目标是在2020年与红旗合作量产1000辆自动驾驶车,两边已经达成了初步协议。”

经济观察报:大学校长到底应该对谁负责?

章开沅:我1990年到美国讲学,1994年回国。刚回来还没有到现在这个地步,这十几年发展太快了,变化太大了。1980年代的高教基本上是正常发展的,尽管体制、教学、科研等方面的革新步履艰难。1990年代以后,“教育产业化”作为决策开始推行;1999年就从上而下仓猝地敞开“扩招”的大门,加上此前也是从上而下促成的高校大合并,一味追求扩展办学规模的狂热浪潮开始形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