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卸任我战胜困难不计其数这辈子太值

“我自己不畏惧死亡,因为我已经很值了,但是我很注重健康,我希望在联想需要我的时候我能够起到作用,我希望给家人和朋友带来欢乐,我还要努力练好高尔夫球,我还有很多想看而没空看的书、电影、电视剧,我还想学太极拳,再有时间我还想学唱歌……”

——柳传志2014年公益演讲

可惜机不逢时。2008年,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加上全球重组计划耗费巨额资金,联想集团全年亏损2.26亿美元,成为公司成立25年来最大的一次亏损。

苹果设计团队的两位负责人 Evans Hankey(工业设计副总裁)和 Alan Dye(交互设计副总裁)都将向 Jeff Williams 汇报工作;在官方声明中,苹果表示 Jeff Williams 从一开始就参与了 Apple Watch 的发展,未来将会花更多时间与设计团队一起工作。也就是说,在 Jony ive 离开之后,Jeff Williams 将主管苹果的设计工作。 苹果任命 Sabin Khan 为负责运营工作的高级副总裁,并进入苹果管理层;然而他的汇报对象却并不是 CEO Tim Cook,而是 COO Jeff Williams。伴随这一任命,Jeff Williams 的角色比高级副总裁高了一个职级;当然从职能上来说,Sabin Khan 可以帮助 Jeff Williams 更好地负责运营工作,以便 Jeff Williams 可以花更多时间在设计团队上。

与国内科技大佬的年度退休潮不同,国外科技大佬则是有选择的退场,多了点激进的味道 。

回看中国商界35年,能挺立潮头者屈指可数,柳传志是其中之一。

在本次人事变动之前,LG 电子的 CEO 是 Jo Seong-Jin(乔晟金),他同时也是 LG 电子的副董事长。

“更多的时间在陪家人,每周老头大概会来公司一两趟,下属们会把事务压缩,集中在他办公日统一处理”,该人士说,即便开最重要的董事会,老头更多时候都是在倾听,“开会时如果你不认识他,你可能猜他只是个顾问,绝不会认为他是主席(笑)”。

联想控股上市后,柳传志把总司令和总设计师的位置交给了朱立南,将自己定位为参谋,甚至是“演员”。

除了 LG 电子 CEO,LG 方面也撤换了首席财务官,并设立了全新的首席战略官(CSO)职位,其中 CSO 的负责人为 William Cho,他曾经在过去六年的时间里主导了 LG 在北美的发展。

2009年2月,柳传志不得不再次出山,担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元庆重新担任总裁。“柳杨组合”力挽狂澜,联想经历了3个季度的连续亏损后,扭亏为盈。2011年年底,柳传志看战局稳定,决定再次功成身退,把帅印又交给了杨元庆。

次年,联想香港上市,这也是柳传志提出的战略部署之一。根据当日香港股市记录,公司售出1.68亿股,每股1.33元,市盈率为13.8倍,超额认购数量达到409倍,香港联想的市值达到8.28亿港币。

简单几句话,颠覆了对这位老企业家的认知,甚至“看”到了他可爱的一面。

这一年的10月17日,柳传志和11名同事在北京中关村科学院南路2号计算所的传达室里,创办了联想公司的前身。

所以,纵观联想人才储备,无论是集团还是控股,都不是柳传志自家的家族企业,而是“柳派门生”传承的家族企业,由柳传志一手栽培、多重考验、获得认可的门徒传承。

久而久之,联想的路越走越窄,“曲线救国”的唯一方式是:走出去。

不惑之年,还在中科院闷头搞研究的柳传志“憋得不行”。他曾总结说,“我可以忍受清贫,但不能忍受自己碌碌无为、虚度时光”。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WeWork 正在出售纽曼用来环游世界的顶级私人飞机湾流 G650 。

有人曾指出,要论身价,柳传志恐怕逊于多数当红企业家,甚至不及马云的四百分之一。为何他备受尊重?

Wework 创始人纽曼被迫辞职,其亲友团也被撤退

他是改革第一代弄潮儿;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中国尚没有一家企业可以吞掉国际巨头,联想算是先行者。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与年轻人共事,了解年轻人想法,是柳传志近些年的爱好之一。

知情人士向 Business Insider 透露,一些投资者认为这架飞机是 WeWork 首次公开募股( IPO )前公司治理方面的一个危险信号,该问题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 WeWork 的首次公开发行。

在一间禅意风格的日式庭院中,马云见到了“偶像”柳传志——今年9月,已75岁高龄的柳传志因身体原因赴日本修养,期间探望者也绝非马云一人。

感到自己被羞辱的弗农 · 昂斯沃斯一怒之下将马斯克告上了法庭,要求这位特斯拉创始人赔偿 1.9 亿美元,理由是这条推文损害了他的声誉,一气之下将马斯克告上法庭。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他可能更喜欢接受年轻记者的采访,“就跟爷爷向晚辈讲故事一样,他会有耐心,也会抒发一些新的情感”。

跌跌撞撞中,联想吃力前行。3年多后,命运眷顾了他。汉卡,成为联想的第一桶金。

在国产品牌毫无胜算的情况下,柳传志决定克服阻力,做自主品牌。

简单几句话,颠覆了对这位老企业家的认知,甚至“看”到了他可爱的一面。

柳传志再度出山,就发生在去年,这或许是他的最后一战。

马斯克身陷“恋童诽谤案”纠纷

办企业?根本一无所知。

有趣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三月份的一次劳动力政策咨询委员会的会议上称赞库克为美国商界所做的工作,不过,他却将库克的名字误称为“Tim Apple”。随后,库克作为“回应”,直接把推特的用户名改成了 “Tim Apple”。

长期亏损、公司内部管理混乱、以及被认为是“伪科技公司”,公司估值从年初的 470 亿美元暴跌到了 70 亿美元,跌幅之大堪称史无前例。

实际上,早在2001年,IBM公司就给联想抛出了橄榄枝,但收购之举遭到了管理层的否决。据悉,管理层给出了“铁的事实”和“致命风险”的回应:前者是“在全世界并购案例中成功的只占25%”,后者则是“联想一旦购并失败,面临的不仅是伤筋动骨,而是粉身碎骨”。

可是,当时内地电脑市场已经有三四个美国品牌,AST电脑并无优势。于是,他带人给AST电脑装配了联想汉字系统,此举成为了内地“英文盲”的福音。很快,AST电脑在中国市场上脱销,联想盈利暴涨。

他十分清楚,若处理不好员工的关系,也就处理不好中国人与世界的关系,“企业迟早要完蛋”。

纽曼在公司的另外两名密友:全球安全主管、特殊项目副总裁 Zvika Shachar 和开发总监罗尼•巴哈尔( Roni Bahar )目前也在接受审查,这两位高管分为于 2011 年和 2012 年加入 WeWork 。

在杨元庆的掌舵下,新联想继续杨帆。

大约两年前,柳传志在美国养病,新浪科技与他有过一次越洋电话采访。

怡然自得、淡泊名利、和蔼可亲,这些可谓柳传志后半生的真实写照。但究其前半生,性子急、脾气大、敢于开拓又擅使手腕,另一个柳传志又渐渐“浮现”。

WeWork 的创始人纽曼被迫离开公司,他被认为是公司今天混乱现状的罪魁祸首,纽曼临走前从软银集团获得了丰厚的经济补偿,已经有 WeWork 股东对纽曼、软银、WeWork 管理层提出了诉讼。

从这天起,他把大家投身到一个未知的领域中:

1988年,电脑刚刚兴起且售价不菲,柳传志发现在香港进口电脑要远低于内地售价,于是他建立了香港联想,并借助各种关系,拿到了美国AST电脑的总代理。

好奇的雷锋网编辑为大家搜罗总结了一份国外科技大佬年度清单,一起来看看。

联想控股的舵手朱立南,是与柳传志并肩作战多年的老将。2000年前后,朱就获得过柳的赏识,“朱立南在集中集体智慧方面做得非常成功,能够把很多事情分析得很清楚”。

更是中国经济腾飞30年的亲历者与见证者;

之所以如此坦然,得益于柳传志多年培养的领军人物:杨元庆、朱立南、赵令欢、宁旻、陈绍鹏、李蓬……这些人各个独当一面。“老头”的轻松,也是必然。

除了人事变动,新管理层也开始出售纽曼的资产。

的确,在归隐幕后的这几年,柳传志的生活轻松自在了不少。

LG 将继续致力于未来的核心技术和通用技术,并建立未来的技术中心,以支持现有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先进机器人实验室和 CTO 部门的软件业务项目管理办公室。未来具有强大潜力的业务,如智能家居、内容合作伙伴关系和美容护理将得到支持和拓展。 

在他退休之际,不可否认的是:

他坦言,在一些问题上会给出一些建议,但不会指手画脚,一些对外工作他会出面,犹如一个“演员”。

在 WeWork 被曝出 5000 人的裁员计划后,新任 CEO 也开始对纽曼“亲友团”动手了。

除了大幅精简人员,新任 CEO 还将剥离 WeWork 核心租赁业务之外收购的业务,比如办公管理平台 Managed by Q 、营销平台 Conductor 和活动组织平台 Meetup 。

一个半月前,换了“江湖”的马云去了趟日本。

殊不知,身价只是个表面象征。

联想收购IBM PC业务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在纽曼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后的几天里,该公司的新领导层正在推进一项计划——解雇近 20 名纽曼的家人和朋友,并出售其价值 6000 万美元的私人飞机。

5月初,一场发生在2年前3GPP会议上的投票被旧事重提,这次投票事关全球移动通信5G编码标准。有网文称,在3GPP举办的一次有关5G标准的会议记录中,同为中国企业的中兴支持华为,但联想却投票给了外企高通。

2013年,他还经历了一场舆论风波。那一次,他在企业家团体内部提出“在商言商”,迅速引起热议,甚至出现了众多质疑的声音。在公众心目中,他的中国企业家领袖的形象一下子变成了商人,“只是一个商人”。

但无论是被迫离场,还是身陷丑闻,今天之后,都会成为历史。

2018 年 6 月,在泰国清莱府少年足球队的岩洞拯救行动中,64 岁的英国救援专家、潜水员昂斯沃斯是重要的协调负责人之一。当时,马斯克也派了特斯拉的工程师和一艘小型潜水艇前往泰国协助救援,但这搜潜艇从未被使用过。

联想,从一个20万起家的中关村小公司,到如今的世界500强,今天看来轻描淡写,很多纠葛难以厘清,也不必深究。

一定意义上,联想集团的兴衰决定着柳传志的成败。即使再度出山,也要力挽颓势。

关于这次管理层变化,LG 电子方面表示: 

两年后的6月29日,柳传志再一次站在了香港交易所,这次他为联想控股敲钟,一个全新的时代来临。

面对公司估值暴跌以及陷入财务困境,日本软银集团出手相救。外界认为,软银集团已经在 WeWork 上投资了上百亿美元,为了防止打水漂,除了拯救之外并无办法。软银已经获得了 WeWork 的绝大多数股权,成为其直接母公司。

库克和特朗普的年度会面

“我从来没想过当什么领袖。正好,我非常愿意回到商人的位置”,面对质疑,柳传志淡然回应,“但凡是影响到企业,危害了企业或者是危害到员工的利益,那我就不说了,这就是在商言商”。

20名被解雇的“亲友团”中职位最高的是 WeWork 副董事长迈克尔·格罗斯( Michael Gross )和首席产品官兼日本业务负责人克里斯·希尔( Chris Hill )。迈克尔·格罗斯( Michael Gross) 是纽曼的密友,而克里斯·希尔( Chris Hill )是纽曼的姐夫,也是 WeWork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除了当“参谋”,柳传志还有个相对繁重的“任务”——定期接受采访。他更愿将自己的见闻与理念广泛传播,激发和鞭策企业家精神。不过,有些陈年旧事他回答了上百遍,自己都感到乏味。

他甚至喜欢读网络小说,追追神剧,偶尔还与网友们扎堆神聊,“听说他喜欢看高晓松的脱口秀,很长见识。还和高晓松私下约了饭,边吃边探讨节目里的观点,很有意思”。

反观联想,既不能把控成本,又没有雄厚的研发实力,不上不下,甚是为难。

身经百战、归隐幕后、江湖不老、地位犹在。

在谈及热点事件时,电话那头的语气虽然缓和,但时常一针见血、直指要害。采访尾声聊到了移动互联网,严肃的氛围却突然轻松起来,“这个我得好好说说,打长途,贵,你也用微信吧?那个打起来是真方便,还免费,还有那个移动支付……中国在这些方面确实走在了前面……”

恰巧这一年,中国最高领导人在会见日本代表团时谈到:现在的世界是开放的世界,中国在西方国家产业革命以后变得落后了,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闭关自守。所以,中国决心打开国门,走上“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2008年,柳传志接受新浪科技专访

联想进阶,面临选择。

这一年,联想分拆成功,分别成立了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他意识到,公司必须要走多元化道路。于是,杨元庆成为了联想新的掌舵者。

直到今年 12 月 6 日,因诽谤被告上法庭的特斯拉公司 CEO 马斯克终于松了一口气。马斯克在与英国人弗农 · 昂斯沃斯的 ” 恋童癖 ” 诽谤案中胜诉。

搞研究?可能略知一二;

柳传志是明白人。即便没有前车之鉴,他也在暗中推动着这次收购。经过三年的推敲与论证,IBM PC业务被收购完成。

时间倒回至1984年。

结合这两个变动来看,Jeff Williams 现在手中掌握了苹果的运营和设计两大板块,而且从苹果的管理职级上来说,他也已经是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不少人猜测 Jeff Williams 很可能就是苹果的下一任CEO 。

1989年年初,联想集团在海淀影剧院召开了成立大会。他在会上大声宣布,联想已拥有360名员工和16个国内外子公司以及研发培训中心等,这家从中关村成长的企业,已经成为一家外向型计算机集团。

一位接近柳的人士习惯称他为“老头”,该人士透露,老头这两年很少插手公司事务,“他把自己定位为参谋,比如搞投资,你告诉他什么可能会成为风口,他愿意帮你从大环境中把控方向,提示利弊、敲敲警钟,但具体投哪家?投还是不投?老头不管”。

2018年5月16日,一封由柳传志和杨元庆、朱立南联合发布的声明引人注目:“联想不能容许有人泼脏水,甚至冠以“卖国”的帽子”。

开创、认可、满足、名誉、指责、争议、谩骂、憎恨……再多的词汇都难以勾勒他的商业生涯。

2004年,联想上演“蛇吞象”,将互联网巨头IBM的PC业务成功收购。柳传志多次肯定了该事件的意义,并将其定义为“成功”。

余下几年,联想腹背受敌:国内市场趋于饱和,增长形势缓慢且竞争尤为激烈,低端在血拼价格,高端有欧美日大厂把守,无法撼动。

很快,他就为自己的“无知”交了学费:最初起家的20万本钱,半年的时间被人骗走了14万。

1984年至今,太多企业家拥有过这种“象征”,却又消失在时代浪潮中。

1993年,由于中国关税降低,国外电脑品牌IBM、AST、戴尔等大举进入中国,联想品牌受挫。柳传志进行了内部大调整,换上了当时还不到30岁的杨元庆,承担自主品牌重任。

转机来自于1990年的官员考察。这批官员肯定了联想的能力,并颁发了生产许可证,联想可以生产自销系列微机,第一台自有品牌电脑诞生。

近年来,库克是白宫的常客,他曾与 Ivanka Trump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按,Ivanka Trump是特朗普女儿)合作开展工作培训和教育活动,不仅如此,特朗普也曾公开称赞库克是一位商业领袖,为美国带来了就业机会和投资。

“世界金融危机只是导火索罢了”,已退隐幕后的柳传志发声了。他说,真正的原因是在收购IBM PC业务之后,出现的中西方文化差异所导致的企业管理问题,“IBM员工喝矿泉水,穿西装和吃低热量饮食。联想公司员工则喜欢喝鱼头汤,穿开领衬衣和抽烟。生活习惯尚且如此,更不用说行事作风和看问题的角度”。

2019 年 6 月 13 日,据路透社报道,苹果 CEO 库克前往白宫与特朗普见面。在本次会见中,库克与特朗普就“贸易、美国投资、移民和隐私”问题进行了探讨。

可惜,属于联想的“新时代”还未开启,就提早落幕了。

退后的柳传志决心再打一仗:推动联想控股整体上市。

正如马云承认不懂技术,柳传志也在内部多次坦言:商界瞬息万变,自己的步伐已相对缓慢,虽在不断学习与思考,但决策权终究要交给年轻一代。

尽管库克与特朗普有过多次“口水战”,但特朗普曾将库克称为朋友,对于二人的关系,库克在 WWDC2019 会议期间接受 CBS 的采访时表示,他与特朗普有过很直接的讨论,他认为,尽管在 DACA 以及其他一些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但这不妨碍他对其他可能有共性的事情发表看法。

这一年,柳传志40岁,工资只有78元,一家7口人挤在一间12平米的小屋中,而这间小屋还是自行车棚改造的。

同一年,由于缺乏管理经验,产品质量欠佳,导致资金积压,香港联想的亏损持续加剧。网传,当年年底柳传志做了阶段性总结,并提出“瞎子背瘸子”的产业发展策略。所谓“瞎子背瘸子”,即优势互补。当时香港联想是3家公司合资,之所以成功,是因综合了3家公司优势因素——导远公司熟悉当地和欧美市场,有长期海外贸易经验;中国技术转让公司能提供可靠的法律保障和稳定的贷款来源;联想计算所公司可提供技术和工程师。这也为联想未来出海打下了基础。

是联想商业故事的领路者;

《南方人物周刊》此前报道,柳传志以前喜欢竞争性的体育运动,比如打高尔夫球来督促自己保持进取的心态。近些年竟喜欢上更具思考性的德扑,时常组聚,还与马云交手,双方各带一队,现场PK。

昂斯沃斯批评微型潜艇不切实际,只是公关噱头,结果马斯克开火反驳,在推特上发帖攻击对方是 ” 恋童癖 “(pedo guy)。

这架湾流 G650 是 WeWork 母公司去年斥资 6000 万美元购买的。据 Business Insider 报道,纽曼将这架飞机用于工作会议和豪华聚会。

话音落,众人心潮澎湃,一个新时代即将来临。

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此前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评价道,“柳传志、朱立南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联想系的文化是高度一致的,核心价值观也是高度一致的,求实、进取、创新。所谓的求实就是实事求是,说到做到,想清楚再承诺,承诺了就一定要做到,这是最核心的一条基础。你不符合这条,在这个体系就活不下去”。

不过,尽管这一重大人事变动让人唏嘘,苹果仍将继续前行,当 Jony Ive 抽身而去,苹果的人事格局也在变动中凸显出一个重要的新角色——Jeff Williams。

纽曼还对飞机进行了改造,增设了两间卧室,多块电视屏幕以及一台用于控制飞机上所有媒体的主计算机。

“联想的舵手必须有主人翁意识,朱立南在这一点上是非常合适的”,柳传志曾评价道,一个企业的成功离不开优秀的舵手。相对而言,他对职业经理人比较排斥。联想集团在2008年的危机,主要是职业经理人的一些短期行为造成的。

中关村的一间传达室,联想在此创业起步

不过,库克与特朗普的关系并不是像外界看起来这般和睦,从国外媒体的多次报道中可以看出,库克与特朗普,有着“争争吵吵”的过去。

11 月 28 日,韩国家电巨头 LG 电子(LG Electronics)在官网宣布了该公司的重大人事变动;基于此变动,该公司的 CEO(首席执行官)、CFO(首席财务官)等最高管理层均被重新任命,并新增了 CSO(首席战略官)。

2000年后,摆在柳传志面前的有三次抉择。

是马云偶像、雷军恩人、王健林大哥;

接任乔晟金担任 LG 电子 CEO 的,是 56 岁的 LG 移动设备和电视业务主管 Brian Kwon。雷锋网了解到,Brian Kwon 毕业于韩国首尔国立大学,主修工业工程,后来又在芬兰 Aalto University 获得 MBA 学位;他在 LG 公司工作了 32 年,在大数据、人工智能和云技术等领域都拥有 “丰富的经验”。在 LG 电子,他曾经担任 LG 电视业务主管,并且在 2018 年的改组中被任命为移动业务负责人。

2019 年 6 月 27 日,苹果公司在官网发布了一则官方声明,宣布了该公司首席设计官(Chief Design Officer)Jonathan Ive(又称 Jony Ive)的离职消息。作为苹果公司二十多年来在 Steve Jobs 之外的另外一个灵魂人物,Jony Ive 的离开也被广泛解读为苹果公司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另外一个时代的开始。

Wework 在 2019 年几乎成为了业内的关键词,不仅是对共享办公空间模式的质疑,更是对 Wework 本身的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