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璟同志逝世

新华社北京12月2日电 水利部原副部长、原中国大唐集团公司顾问何璟同志,于2019年11月22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5岁。

何璟同志逝世后,中央有关领导同志以不同方式表示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

此次声明预示着空间计算新篇章的到来,将为各行各业提供一个先进的技术平台。我们的合作伙伴率先开发了突破性应用程序,旨在提升企业业务及其客户体验。我们将利用智能应用程序改写剧本,帮助所有利益相关者提高效率,提升参与度,并迎来新商机。

然而,水平视场角只有 40 度的 Magic Leap One 并不符合大众预期。从专利上来看,Magic Leap 并没有采用其宣称的光纤扫描技术,而是用了与 HoloLebs 相同的光波导技术;此外,其交互设计也与 ARKit 类似。在早期为数不多的采访中,Abovitz 表示,手中的一枚类似眼镜片的玻璃,正是Magic Leap的技术核心,他称之为“光学芯片”——但“光学芯片” 并没有用到 Magic Leap One 中去。

我觉得我们有些傲慢自大了。

一直到发布半年多之后,也就是 2018 年 8 月,Magic Leap One 才开始通过 Magic Leap 官网和 AT&T 门店售出,据有关人士的说法,在这款产品发售 6 个月后,仅售出了约 6000 套,而之前的目标是 10 万套。

显然,Magic Leap 并不打算承认自己的失败;在产品面向 C 端消费者销售无力的情况下,它还打算面向 To B 市场自救一番。

到如今,Magic leap 的“AR 神话”已经完全破灭。

话说的好听,但人们不会那么再容易相信了。

到底 Magic Leap 是营销高手还是技术大牛,一时间质疑声不绝于耳。《连线》杂志记者 Jessi Hempel 在体验了 Magice Leap One 时发现,这款产品有不少小问题,比如说手柄失灵、画面卡顿等;最终他给出的评价是:

早在 2018 年 8 月,在接受《连线》杂志记者 Jessi Hempel 采访(参见雷锋网此前报道)时,Rony Abovitz 表示想做回一家普通的、用产品说话的创业企业。他意识到所有的炒作都是一个错误,并说道:

之后几年,Magic Leap 迟迟不发布产品,通过公开多个 Demo、申请专利等,不断为产品建立预期,吊着众人胃口。

光场显示可产生不同深度的数字光线,与自然光线无缝融合,产生逼真的数字物体,保证用户长时间使用的舒适度。 强大的传感套件可检测物体表面、平面和物体,从而对物理环境进行三维重建。 光场所构建的虚拟物体可以被放置在用户想放置的地方,如同真实物体一般。 声场音效会模拟真实世界的声音,包括声音的距离和强度。 集成处理器可处理高保真、游戏级别的图形图像,其性能可达到笔记本电脑水平。 交互界面包括多种输入模式,如语音、手势、头部姿势和眼球追踪。

与此同时,Magic Leap 也在积极寻求外部合作,扩大全球市场份额。Magic Leap 已发布了约 24 份合作声明,且其合作伙伴不乏一些知名企业,比如游戏引擎开发商 Unity 和制造厂商 Jabil。另外,JetBlue Airways 也已与 Magic Leap 达成合作,表示明年将尝试打造热门目的地酒店的“沉浸式体验”。另外,今年早些时候宣布与 Magic Leap 合作的日本电信巨头 NTT Docomo 已证实 Magic Leap 1 即将进入日本市场。

据报道,小泉进次郎自己表示,在参加11月12日的众议院环境委员会和11月29日的一场研讨会时,因将装有咖啡的杯子带入会场“被批了”。随后他在12月1日的演讲上表示将寻求改变这一规则。

也许他说的没错,不过冰冷的现实还是盖住了曾经的热潮和天花乱坠的市场营销,Magic Leap 只是个普通的科技公司罢了,它们也需要投入大量金钱和人力来追求一个梦想。世界上没有巧克力工厂,只有工程师和设计师,而他们匆匆忙忙的拿出了第一款产品……

Magic Leap E 轮融资进展不顺利、Magic Leap One 销量惨淡,产品大量积压。8 月 22 日, Abovitz 与摩根大通抵押代理人 Eleftherios Karsos 签署的一份“转让协议”被曝光,协议中涉及抵押专利约 1903 项,包括前 ODG 专利。11月,公司 CFO 和创意策略部高级副总裁 SVP 高管均已离职,另外 Magic Leap 正在缩减人手以降低运营成本,多个部门员工已遭裁减。

Magic Leap 自创建以来的融资情况如下:

虽然 Magic Leap 尚未披露 B 端的合作方向,但不难想象 B 端业务的发展同样需要优质体验的支撑,Magic Leap 很可能已经在 B 端开始进行秘密布局。

然而,没有产品、用视频炒作的质疑声似乎并不影响其融资步伐。Magic Leap 在融资层面不断走上巅峰,一度成为史上最贵“概念”公司,前后融资 20 多亿美元。

此次,Magic Leap 将更新操作系统,并推出一个面向专业用户的软件套件,包括将在近几个月以 beta 版本推出的虚拟协作应用 Jump。Magic Leap 同时推出企业套件,包括专用支持、专用设备管理软件以及头显出现故障时的“快速更换”程序。企业可向员工推出设备,员工通过企业证书登录后,可管理设备和数据,以及部署企业或自定义构建的应用程序。

2016 年,Magic Leap 发布了一个鲸鱼 7D 视频,画面令人瞠目结舌:一只鲸鱼从体育馆地面上一跃而起,落回地面时又化作泡沫,而观众们则发出惊呼,似乎不穿戴任何设备就裸眼观看了这一节目。一时间关于这个 7D 视频的新闻报道铺天盖地,大众对 Magic Leap 的期望值越来越高,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批评声——在线新闻杂志《The Information》于 2016 年 12 月 8 日刊登了一篇名为“Magic Leap 背后的事实”的文章,其作者 Reed Albergotti 披露,那只是用特效技术制作出来的概念视频,其中的技术离真正实用还差得很远。

Magic Leap 首席产品官 Omar Khan 表示,Magic Leap 1 会有“小幅度调整”,但 Magic Leap 1 的外观似乎并无变化,在工业设计和光学方面,包括视野和整体视觉品质,显然也没有重大改变。 Magic Leap 尽量避免将其称为“下一代”头显,还表示计划在 2021 年发布 Magic Leap 2。

但也许已经为时已晚。无论 To C 还是 To B,在 AR 神话破灭之后,一个冷峻的现实正在浮出水面——正如《连线》杂志记者 Jessi Hempel 所言:

何璟,1934年12月生于福建福州。1956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8月参加工作。1956年起先后任电力部北京勘测设计研究院工程师,刘家峡水电站坝工组副组长,水电部第四工程局设计室坝工组组长等。1976年起先后任水电部第三工程局设计院水工一室主任、安康水电站设计负责人。1982年起先后任水电部北京勘测设计研究院安康设计处负责人、副院长、总工程师等。1988年任水利部总工程师。1993年任水利部副部长、党组成员。1997年任国家电力公司顾问。2003年任中国大唐集团公司顾问。

位于佛罗里达的 Magic Leap 是一个十分神秘、估值奇高的增强现实设备初创公司。

不过他也承认,目前消费者市场很小,而且目前大部分 AR 公司,比如 Epson,Microsoft 和 Vuzix,已经将重点转移到专业用户身上。Magic Leap 有四个关注的方向:虚拟通信与协作、3D 可视化、远程培训与协助、基于位置的体验——当前,这些方向市场竞争激烈。

不过还是有相关专家对小泉的想法表示了肯定:“改变的余地不能说是没有”。

“AR 神话”已经完全破灭

值得注意的是,Magic Leap 1 作为一款商业产品,用户群体将不再是开发者或创作者。根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此前了解到的信息,早在 2015 年,Magic Leap 官方就表示会把游戏、娱乐和通信作为首要的发展方向,之后会向其他方向发展:可能是商业、也可能是工业或是医学方面。nreal.ai 产品经理赵志昊也曾在文章中提到:

20 多亿美元吹起的 AR 迷梦

说实话,这些体验与我之前玩过的 AR 和 VR 设备处在同一水平线上,说它秒杀一切对手就有点夸张了。

定位调整,Magic Leap 还要自救一番

“我觉得我们有些傲慢自大了”

据日本众参两院事务局表示,能否携带饮料进入会场,一般是由各委员会的理事会来决定。

然而,Omar Khan 表示这一举动并不意味着 Magic Leap 放弃了消费者市场。

Khan 认为,虽然相比于其他 AR 公司,Magic Leap 起步较晚,但他相信 Magic Leap 1 仍然可以凭借视觉品质、人体工学优势以及软件生态系统兼容性赢得用户青睐,公司也一直在设计可供用户全天候舒适使用的设备。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